吃布里長公佈欄
【 現正熱映 】 2013,日本,沖繩的夏 2012,﹐日本,九州的秋 【 即將開苞 】 2014,日本,中部的冬
天堂橋上,10樓的悄悄話


你一定有過這種經驗----走在路上,碰到以前的同學


有可能是高國中同學,國小同學,甚至於是幼稚園同學


說到這個還真淒厲,以前我在百視達工作的時候阿,有一天上班,有一個男的走進來逛,一直看我,我心想….


『大錯特錯不要來~~汙辱我的美~!』


結果沒過多久,那個男的衝到我前面對我說,你是***對不對??我說對ㄚ,心想『瞎子嗎??我身上明牌就有寫阿~!』,然後他很驕傲的說『我是你幼稚園同學ㄟ~!』



????這….這~~打哪來的神棍阿~~!要撘訕也想個新招吧~!而且我幼稚園是在桃園唸的~!現在這裡是台北,給我放尊重依點~~!!!



我還真的無法掩飾我的怒氣,直接挑眉頂嘴說『你搞錯了吧~!』



他說『沒有沒有,你是**幼稚園對吧~!以前運動會小丑舞表演得時候,我在你旁邊ㄟ~!』馬上二話不說吐一堆洋洋灑灑的證據給我聽ㄟ~而且還句句正確~!!




我立刻甩開手中的20支機戰未來抱著她痛哭說『好久不見~~!!桃園幫的!』



哈哈哈,當然沒有啦,只是覺得巧合這首歌真的不是白白唱的~!



反正通常遇到同學,多半是寒暄一下,你最近在幹嗎ㄚ??大腿變粗了嘛??是喔?躲債喔!!還不錯喔~~什麼的一堆,



算一算..我曾經洋洋灑灑遇到的同學還真多





不過,遇不到的同學,也是有



前陣子有一天,我曾經跟我麥先生討論,自己有沒有上過報紙,或是看到朋友上報紙的經驗,…我想起來,我第一次看到同學上報紙..



那已經是快10年前的事情了



高一下學期的某一天,我接到一個國中同學打來的電話,她叫我立刻打開我家的報紙,看一下地方新聞版,裡面的一個角落,寫著我ㄧ個國中同學的名字



那個標題是這樣寫的


『高中女生***夜半溜出家門玩,不幸車禍身亡』


一開始我們還以為是開玩笑,還是認錯人了什麼的



結果這件事情立刻從我們國中同學中傳開,大家終於連絡到他家人



結果,這是真的。


愛玩的他,半夜偷溜出去,跟男生開車出去玩,結果車子意外撞上電線杆,電線杆倒下壓扁車頂..我同學年輕的生命就這樣脆弱的消失了


那時候,大家紛紛討論要去看他的葬禮什麼的,希望能送他最後一程,你一句我一句的七嘴八舌,我夾在中間只說『你們去吧~!我比較忙,不去了』


事實是?真的有忙成這樣嘛??


其實在跟麥先生聊的時候,我也忘了當時的心態是什麼了,只記得最後,我沒去參加他的告別式,去的同學回來說沒看到他的遺體,聽說因為遺體損壞修復困難的關係,所以這部份就沒有公開了…..



誰知道我會在10年後的某個晚上,作了一個奇怪的夢哩??



大該是8月的夢吧,我夢見一切彷彿回到10年前他出事的夜晚,我站在醫院的掛號窗口,前面排了一堆人,而我那個逝世的女同學,他正在10樓的急救室裡面急救,醫院規定一定要先掛號,才能上去看他,前面的每個人都在排隊,不之道慢吞吞什麼勁阿,動作超慢的~~!



突然心裡很著急,因為我知道…最後我同學一定會死(現實生活我已經知道會是這結局~),我很怕,我來不及看到他最後的一面,所以我一直在隊伍中東張西望的看著前面到底是在給我打八圈還是幹嘛~!!一蹋糊塗的慢~!!!還給我找錢一元一元的慢慢算勒~~!!



這不是整人嗎~~!我一定要看到他阿~~!拜托你們快點!



結果我看到掛號台旁邊有一個電梯,我立刻衝過去來回狂搓那個『上』的按鈕~



管他什麼規矩的,我先見到妳再說~!!



叮咚電梯開了,我立刻進去,電梯裡面還有另外一個女的,他跟我一樣都要上樓


於是我們就一起看著電梯表開始跳阿跳2.3.4.5.6….

7….

8…

9..








『2』

電梯的號碼表又跳回了2~~!!還真霹靂~!~!

我傻眼的看著號碼,心想『搞什麼把戲??』,然後又不服氣的按了『10』

結果老招在現


7

8

9

『2』

我氣壞了,直接罵出來說『這電梯是搞什麼阿』邊罵手邊按著『10』,心中焦急的想著我同學的生命一分一秒再流失中..越想越急…就按的越是給他賣力~!!!


最後旁邊那個女的好像是看不下去了


她很堅定的口氣對我說『你….你永遠到不了10樓的』



我聽到這句話,眼框突然熱了一下,,轉過來問他


『為什麼??..我想見她….為什麼呢??』


可是那個女的已經不見了



不服氣的我含著眼淚持續狂按著,最後電梯打開來,還是在剛剛掛號的2樓..



我淚流滿面走出電梯,看著時間.....


糟糕~!已經過了他離開人世間那一刻了….


後來....我..我就醒了 !




醒來之後,我一值試圖想起



『為什麼我10年前不去看他』


理由是什麼??


我想我有印象了


是因為那時候才15歲的我,還沒準備好,放手讓她走,面對死亡吧…


如過那時候我去了,就代表,他真的離開了..


於是我只好假裝,一切都沒發生,好吧,我沒看到那個報紙,好吧,同學也沒打電話來…就這樣繼續過著高中….大學….到現在當兵的日子…有時候常常居然還不經意想著,『如果他還在,我在街上碰到他….要跟他說什麼呢???』



死亡的離別是殘酷的,然而這個殘酷在我大學又出現了一次


大四在畢業之前沒多久,一個同班同學也因為車禍,永遠不能一起參加畢業典禮!

那一次,我去參加那場葬禮


躺在大家的祝福中間,許多同學,師長,家屬痛哭,我只是默默看著他,心裡有著狠陌生的念頭,不只是因為,那一身習俗的打扮造成的,而是一個曾經在你面前跟你說話的人,一起在同一間教室裡面呼吸,看我上台報告的人,現在居然一動也不動的躺在我的眼前….


我繞著他的身體,看著他已經上了妝容的臉,默念說『祝你安息…』


離開那個靈堂後,我心裡覺得很踏實,雖然我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可是我也終於能夠放手讓她走了….不是騙自己的活下去,是實實在在的跟他告別~!



然而對面那個國中同學呢??



如果,我真的能夠到達10樓,我會對他說我想說的


可是就連夢裡,我也沒辦法跟他說到那些話。


也許這就是十年前逃避現實,所換來的逞罰吧~!


,也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謂的陰陽兩隔吧


是阿,現在我還沒有那個機會到10樓,但是將來

希望那天到來後,我們在另外一個天堂橋上的10樓,我還有機會靠過去悄悄跟他說






『對不起….那天我不是故意不去的…

請你….請你原諒我好嘛??….

還有...我想妳ㄟ』






Oscar,love and peace

林吃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